我叫江户川

唯时光与方博不可辜负

西本三三帅破天际(ˊ˘ˋ*)♡

毕业礼
开心吃饭,开心离别
再见啦

游散王爷和江湖侠客不得不扒的故事【abo 雷】

【这里是大纲】


游散王爷孙哲平和家里吵翻天了,借机溜出来,说是体验人生。
江湖侠客张佳乐,初入江湖小有名气,有时行侠仗义,有时惹是生非。
两人相遇在比武大赛,一个凑热闹,一个搞事情。乐乐本想借机报仇,上台挑战,没想孙哲平看他貌美如花,想要撩他,无意间阻止了乐乐大开杀戒。于是乎,两人就撩上了。
又一年,两人成为知己,无话不谈,一个表明自己的宏图大志,一个诉说自己的恩怨情仇。奈何两人满怀愁绪,酒过三巡入愁肠,衍生出的不可名状的情愫骤然膨胀,自然而然沧海为水巫山云雨不可描述。酒醒,两人皆愕然,好在都是性情中人,相视一笑,过后又是一片和谐。
【孙哲平斜睨在床上,搂着怀里的张佳乐,挑起一缕他散落一床的头发,放到鼻尖轻轻地嗅了嗅。张佳乐人已经醒了大半,身体却是疲倦的很,躺在孙哲平怀里动也不想动,整个人懒懒的一副骈足姿态,眼角红红,身上还留着云雨的印记,搭在孙哲平胸口的手却不安分的动作,像一只晒过太阳的大猫在跟主人撒娇,挠的孙哲平心痒痒,禁不住捉起那只作乱的手吻下去,一路从指尖向上,划过颈脖,直达红唇。张佳乐被他吻得痒了,止不住地轻笑,直笑的孙哲平心颤颤,把他搂的更紧了,活像是要把他烙进自己的骨血里,融进自己的生命里,一辈子,乃至生生世世,永不分离。他把头埋在张佳乐颈窝旁,轻声的对他说:“乐乐,你真好。”张佳乐搂着他的腰,歪头蹭蹭孙哲平耳廓,凉凉的,就像是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,他整个人都是凉凉的温润,但是他的怀里却是暖的很】

身为皇家子弟,身上的重担子自然少不了,老王爷尽管被他气的不轻,可还是念在亲儿子只有一个,软硬兼施非要把儿子拽回来继位。孙哲平生来就想他爹一副倔性子,不是心甘情愿的绝对不做,这就难怪会和老王爷吵翻脸了。现在他既然和张佳乐互通心意,自然不会想要回去管那什劳子爵位,只想和张佳乐一起。老王爷也是个狠人,三翻四次拉下脸求儿子回家儿子都爱理不理,一心沉溺江湖,于是把心一横,亲往苗疆求得几位蛊师,见着人家就问“请问大师,有没有听话蛊?”之后天天缠着人家诉苦,那蛊师被老王爷缠得烦了,扔下一枚蛊虫气愤的表示“我养蛊,不养儿子!”便把人请走了。老王爷得了蛊也不气了,乐的马上让人去给孙哲平下蛊,好让他乖乖听话。那办事的人也是会搞事,找到孙哲平看见他和张佳乐形影不离的,就偷偷往张佳乐给孙哲平做的点心里下蛊,孙哲平果然毫无防备的吃下去了。
【张佳乐有一个百花园,里面种了很多花花草草,张佳乐尤其钟爱一种西域引进的玫瑰,一大片都种在了最显眼的地方,他花田边的小木屋是和孙哲平一起建的,那时候他们还没有互表心意,但是孙哲平总爱和他在这里喝酒聊天,畅谈人生。这个屋子到处插满了张佳乐种的玫瑰,门口大槐树下埋着孙哲平酿的酒。张佳乐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花香,喝完酒后混着酒精的气味,醉人得像是新开坛的花酿。槐树下,孙哲平怀里抱着半醉的张佳乐,嗅着他发间的酒意,酒不醉人,张佳乐比酒更醉人。“你快看那片花田,那是你乐爷自己种的!”张佳乐就着月色赏花,朦胧的光影间,那些玫瑰红的更艳了。孙哲平看着花,看着他,看着他看花,嗯,月下美人赏花图,真好看。月光下的张佳乐似乎更温柔,又似乎更妖艳,他的眼里是一片花海,是一片月色,还有一个孙哲平。真好,孙哲平想。他身体前倾,探向张佳乐的方向,“乐乐”张佳乐回头看向他,猝不及防被他吻上了嘴唇,下巴被钳住,要也被搂紧了。唇舌纠缠,衣闕纷飞,张佳乐忘了抵抗,因为在孙哲平吻过来的一瞬间,他分明的看见了,他眼里倒影的除了一个张佳乐,余下的,只有满眼藏不住装不下的爱意。孙哲平抱着张佳乐回到了屋里,连床上都是张佳乐最爱的玫瑰,他把手臂撑在张佳乐上方,鼻尖贴着鼻尖,彼此两呼吸都能感受到清清楚楚,“你的玫瑰,我很喜欢。你本人,我更喜欢”,孙哲平拿起一片花瓣,放在张佳乐唇上,复又低下头,亲上了那片艳红的花瓣。蜻蜓点水,雁过留痕。“那带着玫瑰的我,你怎么看”张佳乐捻起那片被吻过的花瓣,轻笑着看相孙哲平,目光连连,勾人得很,看得孙哲平快要融进了他眼里那汪暖泉“呵,乐乐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他低头含住了张佳乐捏着花瓣的指尖,连手指都带着玫瑰的香气,这比催情香更让他躁动,一心只想把这个挠人心肝的张佳乐拆吃入腹。那朵花瓣从张佳乐的指尖落下,恰巧掉在他的唇边,把他整个人映得又妖艳了几分,不知是花染红了唇,亦或是唇吻红了花。“乐乐,我想吃玫瑰酥”想起第一次张佳乐给他展示的厨艺就是玫瑰酥,看着躺在花瓣上的张佳乐,孙哲平饿了,从里到外都饿了“那就看你把乐爷我伺候的如何了”张佳乐从来都知道自己长得过于女气,也知道孙哲平爱死他的大男子主义,所以他这一声自称成功的换回孙哲平更深的吻和一句“如你所愿”】

张佳乐有孕了,就在他想要告诉孙哲平那一天,孙哲平失踪了
带着儿子的张佳乐加入了霸图盟会
孙哲平中蛊,醒来看见老爹,乖巧的喊了一声爹,老王爷顿时感动的涕泗横流,拍着乖巧儿子的肩膀一脸欣慰,连胜夸赞“好儿子!好儿子!”不久老王爷去世,孙哲平顺利继承爵位。儿时好友问起他的江湖游历,他开心的给友人讲述趣闻,说起曾经见过的一片玫瑰海,就着月色看,艳丽得很,只是不知道主人是谁。他记得所有人,唯独忘了张佳乐。
再见时已是四年后,那是孙哲平正扶拥新帝剿匪政策,与江湖大帮派联手共同剿匪。孙哲平事必躬亲,亲往绿林联结各路好汉,于是在霸图,他看见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,那个人手里牵着一个小孩,手里拿着一根少了一颗的糖葫芦,小孩的手里就捏着一颗咬了一半的,可眼睛却不停地瞟着那根糖葫芦,眼珠子转转悠悠的,机灵得很。这个男子瞅着这小孩,眼角带笑,蹲下来伸手擦掉他嘴边的糖渍,对着小孩说“不是阿爸不让你吃,前两天你牙疼,新杰叔叔说的都忘了?今天只破例让你吃一颗,要是被你新杰叔叔知道我让你吃甜的,你就得去抄《三字经》了。”孙哲平看着这个小孩最多不过三岁,却要被罚抄《三字经》,心里不禁想这家的家长真严格啊。转头瞥见了带笑的张佳乐,顿时一种不可名状的异样感涌上心头,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,很熟悉,就是想不起来,记忆不停的搜巡,可是大脑一片混沌,心口突然传来一阵抽搐,一时天旋地转,便不省人事。陷入昏厥的孙哲平意识混沌,像是陷入了一片泥潭,只是恍惚间有许多似曾相识的画面,像是梦境,却又那么真实,像是曾经真实地发生。画面里有一个男子,牵着他的手,笑着对他说话。那个男子真好看,他想。他应该是很好看的。可他看不清男子的脸。到底是谁?突然指尖传来的一阵刺痛让他渐渐清醒,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牵着孩子的男子。张佳乐看着他,不知道要问什么,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说,很多问题想要问。你为什么不辞而别?怎么找到这里的?我们有孩子了。。。可他对上了孙哲平的眼,却看不到曾经熟悉的爱意。“你没事吧?”之后他只问得出口这句话。

贼寇专门请了西域苗疆的蛊师,打算对主事的孙哲平下蛊,可没想蛊师下了蛊,孙哲平也受了几天苦,几天后完全没事的生龙活虎。原来蛊师给他下的蛊叫解离蛊,蛊入体后会使人浑身骨头发烫,五脏六腑似火烧,三天后皮肤溃烂似灼烧般发溃,五天后暴毙,可谓是杀人利器,但同时也是一种解蛊的药蛊,可以解蛊毒。巧就巧在当年老王爷给孙哲平种下了一只忘情蛊,这会解离蛊入体,便把当年种下的蛊给解了,而没有伤及孙哲平的性命。孙哲平记起了张佳乐。

没了








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!!!

占tag祈福

高考啊啊啊啊啊!考完开文,双花(⋈◍>◡<◍)。✧♡
大纲我都写好了,就等考完啦
O(-人-)O考神保佑
考前攒人品。。。

【全职特别篇第一集感想】

我们微草好爸爸是真的尽职尽责,为了战队而站出来,为了战队而倒下。
“英杰,你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”
这个微笑真好看,就像世界末日后黎明的曙光一样,微草的明天回一片光明

【临帖】
好久没写字了

我可是职业选手
你以为呢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